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列表

新闻资讯

我们救不了你,但能协助你

时间:2017-04-21 17:21点击: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捕鱼风波(一)本短篇小说纯属虚构 
 每天我都起的很早,上公园散步或看看晨练的人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想想今天的工作安排。这两天太累起的迟,老婆也心疼的没叫我。醒来看看才知道过了上班时间,虽然是自己的企业,我也一样守时。洗漱完就驱车赶到公司,到了三楼还没进入办公室,就被两个陌生人拦住,问:你是杨康吗?我上下打量后回问有什么事。其中一个人亮出工作证,表情严肃而冷漠地说:我们是派出所的,正在调查一件事情,希望配合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,了解一些情况。我迟疑地问:什么事?我是守法公民,怎么和公安局扯上啦。别说太多,我们执行公务,有话到地方说,你必须服从。我先安排一下工作,可以吗?不可以,马上走。
 
        我随两个便衣下楼,回眸看有两个员工正用疑惑的眼神看我。我面无表情,无奈的转头,到了楼下一眼就看到了警车,原来这个专车是奔我而来,让我的人生又多了一次经历。我被便衣警察两边夹击,身不由己地坐进面包车里。警笛随即响起,拉着我急促的离开公司大门冲上大街。以前我在路上常常听到警笛长鸣不以为然,认为花纳税人的钱理所当然为民服务,有时觉得他们在借势耀武扬威而不屑一顾;有时又觉得他们是在尽职尽责地保一方平安而钦佩不已。我默默地静坐在车里,感觉从未有过的局促不安,心情也不像坐自己车一样,哼小调或伴音乐轻唱那样心情舒畅。回想自己有什么违法乱纪的地方,以致享受这种感觉被挟持的待遇,我判断什么认识我的人犯罪,而警察又认为我一知半解,公安局想通过我找到蛛丝马迹而后再真相大白,可我从不和藏污纳垢危害四方的人沾边啊。百思不得其解,索性不想,时间会证明我的一切。
 
        警车飞快的到了大院,让我感觉他们工作的雷厉风行。我随车下来,看到一个酒驾的司机骂骂咧咧,还有乘坐的同伙伴随。便衣怕我乘机逃脱,一前一后的不离我左右。其实我不会脱逃,因为我没做亏心事,身正不怕影子斜,同时我跑掉会砸了他们饭碗,我希望大家活在世上都有饭吃。这个大院我熟悉,以前来办过二代身份证和办登山证开证明,其他时间路过几次。我从小见警察就害怕,因为耳闻目睹有的警察也打过好人。一个面熟的警察冷漠无情,职业病的看我一眼而匆匆掠过,其他警察都有条不紊按部就班的忙碌。我被送到一间屋门口,警察替我推开门,我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进去。房间不大很肃穆,寂静的好像我见过的太平间,前面是水泥台阶,一男一女两个大沿帽坐在桌子后面,我则自然的坐在一个小方凳子上,小方凳亮光闪闪,不知有多少个屁股坐在上面过。我感到严肃的场面不像是了解情况,分明是把我当嫌疑人了,或者说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,有进来容易出去难的后怕,既然这样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的顺其自然吧。
 
         男警察开场先交代了“问什么答什么,不能撒谎和隐瞒”等纪律,又让我看对面墙上贴着“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”的大字。我环顾四周,心知肚明的认识到这是审嫌疑人的地方。女警察握笔准备记录,他们犀利而敏锐目光犹如夜晚的猫眼,又像锋利的剑,机警地盯视我,仿佛要穿透我的五脏六腑和举手投足,这是他们的职业习惯和基本的心理素质,就好像我是会计师对数字很敏感一样。经过瞬间的停顿,对话开始。
 
“叫什么名字?”
 
“杨康。”
 
“你老婆叫穆念慈?”女警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问。
 
“不,我们出生时金庸还没写《射雕》,名字纯属巧合。”
 
“家庭住址?年龄?”
 
“南湖小区158号,40。”
 
“从事什么职业?”
 
“有个合伙小公司,做业务和财务。”
 
“听你口音是东北人,在东北犯过事吗?”
 
“没前科,财经毕业,通过人才交流中心合法招来的。”
 
“奥,还是个人才呢!最近做过违反安定团结的事吗?”
 
“没有,一心做业务养家糊口,也看书报电视新闻,偶尔去KTV喝酒唱歌。”
 
        男警察敲了敲桌子,庄重地说,没问你和案情无关的事,少罗嗦!并告诉女警察嫌疑人说与本案无关的废话不用记录。我心里有些气愤,但敢怒不敢言,其实我回答够简明扼要啦,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。我想早点知道,到底是什么人胡作非为或弄了人命关天的事,把我株连到这里,现在正是我们公司产品销路的旺季,不要久拖不决影响我们公司的经营,公司的大事小情还需要我拿主意呢!我站起来给警察鞠一躬,斗胆冒昧的问一句:到底我哪里出了问题,能多长时间离开?我一向守法,没做过害人害己的事,一直是老老实实做人,清清白白做事。男警察说:进来的人都这么说,不到黄河心不死,我们不是老师,没有闲工夫摆事实讲道理,都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,我们能让你进来绝不是捕风捉影,是有根据的,国徽高悬,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没时间和你绕弯子,只是想让你立竿见影痛痛快快地坦白。我回答确实不知道事出在哪里?只想切入主题,不知从何处坦白。警察说那好,明人不做暗事,我们就单刀直入。
 
“你好上网吗?网上发布信息吗?”
 
“单位有百度和阿里巴巴网站,由内勤人员发产品供求信息,我经常了解反馈情况,我们要吃饭也要生存!”
 
“我们问的不是这个,你在QQ上和新浪博客上聊天吗?”
 
“偶尔和喜欢看我诗文的聊几句。”
 
“你在QQ‘说说’里信誓旦旦地说过你买断南湖50年的承包权,鱼肚子里放了‘幸运胶囊’,免费垂钓,谁钓到会幸福一生,欢迎网友来泰山旅游顺便到南湖求幸运,你知道吗?现在全国的许多网友都来了,南湖四周已经围满了远方来垂钓的人,有的人还带渔网来啦,你还说提供食宿,组织上支持,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哪个组织说支持你啦,散布谎言,胆大包天,你破坏和谐稳定,影响我市旅游形象,现在给市里弄得很被动。”
 
       我恍然大悟,那是我几个月前和一个网友开玩笑,又把几句话发在空间的“说说”上,以为自己很幽默,逗网友一笑,没想到网友裂变的转发,因为工作忙我早忘记此事。我既没承包南湖也没往鱼肚子里放什么“幸运胶囊”,更没想到网友会从祖国母亲的四面八方赶来。此时我五雷轰顶追悔莫及,不知如何是好,但我觉得不应该算犯罪吧。我胆怯的回答警察确有其事,但没骗财骗色。男警察说:世界上感情最重要,你骗了网友的感情和一颗善良的心,这比什么都可恨,解铃还须系铃人,我们找你来就是想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就是希望你配合,平息这件事,有几家大报的记者也云集泰山,炒作新闻。我忐忑不安地问:那怎么收场?男警察说市政府有三点措施:‘第一、你要到南湖对网友现场解答。第二、你要出钱管外来人的食宿。第三、要在大报上登载道歉声明。’你同意立马签字画押,也算你将功赎罪,时间不多,快刀斩乱麻。我点头称是,眼里噙满酸楚的泪并无声的流淌,不停的说谢谢政府。男警察走到我身边,拍拍我的肩说,以后干点正事,40来岁的人啦扯这些没用的干啥,下一步就看你的啦,我们救不了你,但能协助你。
 
 
?